双人冲浪开启新浪潮
大熊•沃兹尼克(Bear Woznick)是一个高大、结实的家伙。想象一下马来熊,甚或灰熊的模样,再加上一个巨大的、伸出蓝色火舌的鲜黄色冲浪板当背景。想象一下六呎高的大浪前面,闪闪发亮的海水,满布天际的云朵。用你的肌肤上感受白天的热气,呼吸空气中的咸味。现在,准备好和要大熊一起站上冲浪板,让他把你高举进半空中了吗?

当然是。
先在岸上练习(「别把你的膝盖并得死死的」、「身体靠着我挺起来平衡」、「尽量用力跳」),然后划出岸边。注意海浪,大熊挑了一个,你就出发了。「划!划!划!挖!挖!挖!」浪一接近,他立刻大吼。你被浪头高举,你逮到它了。「起来,」大熊喊着。站起来,抓紧他的手腕,放松膝盖,等到…,「转,」大熊大叫。举起手臂,转身,两人的身体靠得越紧越好,右手臂抱住他的脖子,左手抓住右手,等到…,「跳,」大熊嘶喊。膝盖高高弹起,被接住,被倒吊,然后落在大熊的肩膀上,等到…,「手臂,」大熊大吼。手臂张开,向后拱,把脚往你后方伸直,脚尖交叉,然后:享受这趟旅程!你正在做的可能只是” 天鹅”—最简单的双人抬举动作之一,但是在水面上,驾驭着大海,此刻周遭的一切都沉缓下来,进入一种平和的愉悦状态当中。

第一次在一字排开的威基基看到双人冲浪时,你会感到十分惊奇:「嘿!那两个人是不是在同一个冲浪板上?他是不是…,他是不是把她举起来了?看!她往后倒过去了,她在劈腿耶!」如今看到双人冲浪时,你得感谢大熊:这家伙凭着一己之力将创始了五十年的这项运动带来第二次全盛期。大熊曾以冲浪板划越摩洛凯海峡、骑单车横跨美国,但双人冲浪却抓住了他的心─只要瞥一眼他二头肌的双人冲浪刺青就不难明白一切。

大熊住在威基基,每天都去冲浪,也总在招募新兵。每当他划经一个单独在水面的冲浪者时,他都会这么说:「老兄,你该玩双人的。」在陆地上,他追着身材轻盈柔软的女性跑,不是为了泡妞,而是想鼓励她们尝试这项运动。每个星期天下午5点,他都会在威基基海滩的杜克(Duke)雕像前,教导出现在那里的人抬举的动作。

人们果真出现了,大熊似乎老是被喜欢新鲜刺激的水上娇娃们簇拥环绕着。我遇见他的那天,下方的沙滩上,大熊的门徒有:来自瑞典的黑发厨师兼有氧教练塔林(Talin)、兼职教冲浪的服务生罗门(Roman)、满脸雀斑且肌肉发达的健身教练查克(Chuck)、以及体重不到98磅的女服务生香侬(Shannon)。他们个个年轻、强健、热情、又敏捷。为何非要两人一起搭档?「它是很好玩、又有挑战性、又可以秀一下的运动。」香侬说。此时正和查克在沙滩上练习提举的香侬一边说着,一边把脚踩上查克的膝盖,他环抱起她的腰,瞧!就是这样!她在他的头上方,头下脚上,双臂开展。

无论就字义或象征意义而言,冲浪都是单一的,双人冲浪则是成对的—男人与女人、女人与女人、男人与狗。尽管如此,大多数时候这仍是一项关于男人与女人的运动。「就我而言,女孩才是主角,」鲍比•佛里曼(Bobby Friedman)说。「就算付钱给我,我也不要倒着看礁岩。你不过就是那个把她抬起来的恶棍罢了,她才是那朵花。伙伴们说得更直接:没人会看你。」

鲍比是当今最知名双人冲浪手,目前仍是唯一曾靠这项运动维生的人。他的故事既神奇又令人难以置信。他向来是顶尖的运动选手─滑板、壁球─但却从未曾拿过世界第一。所以他放弃了成为冠军的梦想,转而从事”真正的工作”。后来在他33岁那年,有天他走进一家冲浪用品店,被说服买了一个双人冲浪板。在此之前,他从不曾冲过浪,但这并不重要─他全心投入了这项运动。七个月之后,他和他当时的搭档安娜西施乐(Anna Shisler)在马卡哈(Makaha)赢得了一项比赛,从此一帆风顺。巴比获得了知名运动厂商Quiksilver的赞助和艾维尔吉尼维尔(Evel Knievel)的昵称,并且展开一场长达十年之久的全球双人冲浪之旅。

这阵子鲍比和他近五年来的搭档—他的妻子蒂亚(Tiare)一起住在科纳。她是个从小在威基基长大的女孩,每天上学之前的黎明都会先到海边冲浪,如今不但是优异的双人冲浪手,而且还是位长板专家。浪小的话,他们会把令人眼花撩乱的抬举动作完美呈现;浪若大些,他们就大胆冒险(可能是最大胆的)--两人一前一后用同一块板子在欧胡岛北岸上上下下追逐浪潮。「在大浪里,双人冲浪是全然不同的运动,」鲍比说:「冲浪板会杀了你。礁岩是你的敌人,冲浪板也是,其他就没甚么大不了。我们都熟谙水性,知道如何游泳、如何保持冷静。但是如果你带着你的冲浪板正对着一个二十呎高的巨浪迎面而去,冲浪板真的可以杀死你。它有五吋厚。」

冲浪的人都知道,他们从事的是一种攸关判断的运动:是不是要骑上这个浪头、什么时候该退出、该如何退出。浪越激烈,风险就越大。当两个人一起冲浪的时候,越激烈就越要相互信赖。我在这里访谈过的所有双人冲浪手似乎都有同样的道德规范。「双人冲浪中的男性会不惜任何代价保护女性,」大熊说。「照顾好你的女孩,就这么简单!」鲍比同意的说:「我从不曾让我的搭档受伤,一次也没有!」但深知风险之高,他补上一句:「每当我这么说的时候都会合十祈祷。」

欧胡岛西侧上方的海域,氛围和威基基截然不同。人潮较少,灯光较稀疏。天气较干、也较热。大海的力量和吸引力却无所不在。沿着海岸驶入马卡哈,你就来到了长板的国度,基乌拉纳(the Keaulanas)、普( the Pu‘us)、德索托(the DeSotos)等著名的家族都住在这里。这里也是双人冲浪的另一座大本营。几十年来,夏威夷顶级冲浪大赛--也许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冲浪赛事--就在这里举行:马卡哈国际冲浪锦标赛(the Makaha International),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双人冲浪爱好者最梦寐以求的圣殿。

1977年,当时大约十五岁的梅尔•普(Mel Pu‘u)在一场双人冲浪比赛中担任水上巡逻工作,亲眼见到加州传奇搭档史帝夫(Steve)和贝莉(Barrie Boehne)获胜。不过,那时候他对双人冲浪还没产生多大兴趣。倒是常和他的朋友布莱恩•奇欧拉纳(Brian Keaulana) 一起用一块超过13呎长且近百磅重的巨大冲浪板下海玩。「我们有张照片曾被刊登在冲浪者(Surfer)杂志上,照片中那一块冲浪板上总共挤了11个人。」梅尔回忆道。

梅尔很有活力,是肯定的。他的笑声迅速、深沉且频繁。一个万里无云的晴天,我们坐在一个他常去的岸边野餐桌前聊天,他告诉我,那天看着史帝夫和贝莉,感觉有某种东西鼓舞了他。这东西的能量显然十分强大,以致能让30年后的梅尔成为另一个世界之最,以及倡导浪板复合动作的创始者。他和布莱恩都是优异的双人冲浪手,而这两人也花了一辈子的时间藉由良性竞争促使对方更加精进。不过,梅尔说其间没有任何荣跃事迹发生—出了马卡哈(Makaha),这只是一种生活的方式。

「在日常生活中,它只是你做的事情之一,」梅尔如此说明双人冲浪,「你钓鱼、撒网、烤肉、冲浪、划水、玩独木舟冲浪、弹奏乐器—因为这些都是你在海边本来就会做的事,而不是因为你想要成为冠军。因为好玩、因为可以养家活口,你就做了。你可以看得出谁是真的水上人家,谁在那里是有目标的。」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大笑:「我们也是有目标的,我们最大的目标就是:有朝一日离开那个该死的鬼地方!」梅尔最难忘的双人冲浪回忆是和他四个女儿一起冲浪的那一次:两个肩膀上各一个、一个坐在脖子上、一个背在背上。不用说,这是属于家庭的,这一点就像我们头上的天空一样清晰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