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人外传
在夏威夷大岛海拔8000呎的山顶上,没有棕榈树,也很少有植被可言,这是一个红岩月球表面熔岩流、一片沙漠,看起来彷佛是另一个星球,这也就是夏威夷大学马诺阿分校(简称UH)为甚么选择冒纳罗亚高坡作为模拟太空站的原因。

前些年,美国宇航局招募宇航员,超过 6,300人申请。当UH提出在大岛的模拟火星殖民太空营计划时,有600人报名。这是为期四个月的免费夏威夷之旅,在首席研究员(夏威夷大学教授)主导下,由六个人中选出最终3名角逐未来载人火星任务之太空宇航员。他们就像真正的宇航员,团队名称为夏威夷太空探索模拟团队(简称HI - SEAS–1),任务就是载人航天飞行探索实验。

来自比利时的艺术家和生物学家安杰洛默朗(Angelo Vermeulen)担任指挥官,加入他的是俄罗斯出生的天体地质学家奥列格•阿布拉莫夫(Oleg Abramov )、加拿大的机器人专家西蒙•恩格勒(Simon Engler)以及来自波多黎各的材料科学家亚海伊达•塞拉-萨斯特雷(Yajaira Sierra-Sastre) 。记者凯特•格林(Kate Green)负责记录,来自亚利桑那州的地质学教授西安•普罗克特(Sian Proctor)负责拍摄火星烹饪秀教育推广节目,以确保整个世界都可以知道假宇航员在夏威夷模拟太空站吃甚么。

2013年4月,一个月夜风高的夜晚,“宇宙飞船”登陆冒纳罗亚,他们的“登陆器”是夏威夷大学希洛校区的面包车,沿着火山碎石和岩屑斜坡道路至一个废弃的采石场。他们对周遭环境一无所知,在弦月昏暗的月光下,也几乎看不见基地的穹顶形建筑-他们称它为 “hab”。「登陆」过程就像是一个未知的谜,他们看过850平方呎帐篷的蓝图,但没有一个人曾经走进模型过,他们的任务就是彷佛刚刚抵达另一颗行星般的入住他们的新家园,这个实验将持续118天。而火星任务至少需三年。

研究人员如新业主般入住。凯特•格林说:「首先,我们得适应hab的节奏,穹顶建筑很坚固、质材轻盈,内部有许多小面积的空间,很明亮、通风、狭小。以太阳能供电,由团队工程师西蒙恩格勒负责监控能源消耗,恩格勒经验老到,不论在地球或其他地方都没让启动或运行发生问题。火星的水资源有限,所以宇航员只允许一周两次快速淋浴以及在必要时冲厕所。在二楼的私人卧室,只有一个小窗口,可眺望莫纳克亚山。这118天,他们就像生活在一个泡沫里。

为了模拟火星生活,研究人员在离开住处到外界调查火山渣锥时必须穿上宇航服。当与 “航天指挥控制中心” 沟通时,也需像真实ㄧ般延迟20分钟,这是无线电信号从地球发射到火星之间的时间。他们每天的日程包括45分钟的运动,与实际在太空中的宇航员相同。但可别以为他们可以慵懒舒适的在那里过日子,他们每个人都需进行实验,除了自己的之外还有其他研究人员的研究实验,事实上时间永远不够用,默朗说:「我真希望有时间无聊」,这个计划的目的不只是练习像航天员一样的生活和工作,他们的任务目标-美国航空航天局资助HI- SEAS约一亿美元的原因,便是宇航员吃的食物。

建立更美好的航天食品是航天机构的首要任务,宇航员在进入国际空间站后会消瘦,因为航天飞行会对人体造成重大伤害:失重会引起骨质疏松、伤害眼睛和心血管系统功能,宇航员也会遭受强烈的辐射伤害。在所有载人航天可导致的风险中,身体的消瘦应该是可预防的。在这些问题当中,研究人员需要解决的是在三年的火星任务过程中,究竟该给宇航员吃甚么食物。你想,宇航员会很乐意在1100天中,每天都吃管装的食物和袋装的汉堡吗?

这项HI- SEAS - 1实验十分简单:每隔两天他们可以自己烹调自己的食物,如面食或午餐肉等。接下来的两天里,将只能吃预先准备好的食物,如加水即可食用冷冻干燥的功夫鸡等。组员每天填写问卷,当摄影机录制他们的食物摄取量时戴上身体监测器。

到了盛夏,HI - SEAS – 1计划已进行了一半,两个月过去了,接下来只剩二个月,但是结论还没有出现。精神萎靡不振、家庭失联等状况出现了,这个现象社会科学家称之为“第三季综合症”。「我厌倦了白色墙壁和每天写报告。」阿布拉莫夫说。于是,他们举行各种派对,像气球派对、打枕头仗等。他们以最先进的LED灯作为迪斯科灯光。只有在派对时间里他们无须回答他们对所吃的食物有甚么感觉之类的调查。「派对很重要。」格林说。

完美的模拟是不可能的事,火星重力只有地球的三分之一、一天25小时。大气层只有地球的百分之一,大部分是二氧化碳,也就是毒药,如果没有生命保障系统的支持人类就无法生存。科学家们试图仿真最接近的环境模型,但是,很有可能在仿真实际太空任务结束时,它只是...结束。

去年八月,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宾史泰德(Binsted)站在营地的白色拱顶建筑和贫瘠的火山前,手持对讲机倒数:「10, 9, 8 … 3, 2, 1。欢迎回到地球,伙计们。」
组员从改装的集装箱切出的门走了出来,呼吸新鲜的海岛空气和阳光,这是他们第一次离开生活了118天的模拟太空营地。他们放松了,坐下来一起吃饭,品尝四个月以来首次的新鲜水果-菠萝、木瓜、芒果、香蕉。

一旦“登陆”地球,他们再次成为平民,在外面散步不用再穿宇航衣了,并且欢迎对hab有兴趣的记者采访。当人们进入时,恩格勒的机器宠物(他的部分研究)会迎接他们,房间的中间放置着组员过去四个月使用的跑步机。塞拉-萨斯特雷说,在训练过程中他们都穿同样的衣服,一直穿到太臭无法承受为止,但是最后一天hab的味道闻起来很纯净。阿布拉莫夫展示协助他理解HI- SEAS营地周围的渣锥和熔岩的卫星地图;默朗谈到他已开发的机器人农场。整个事件感觉更像是一所学校的科学展,而不是一个超过一百万美元的企业。

HI- SEAS已资助了另一个三年计划,于2014年1月开始,确保夏威夷在下一代太空旅行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接下来的三个假的太空任务,为期4、8和12个月,将着眼于宇航员的组成和团队凝聚力。人们如何相处?当机组成员之间有冲突时是否会影响其执行复杂任务的能力?

在HI - SEAS–1计划中的三位美国宇航局宇航员-宾史泰德、阿布拉莫夫和普罗克特 - 没有入选真正宇航员的2013课程。现在,他们正值30多岁和40多岁,永远不可能成为政府的研究人员,直到2020年也不会有其他的航天员选拔。对于整整一代太空狂热者和科学家来说,夏威夷最接近他们永远到达不了的火星。普罗克特说「现在,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到达火星,但是我必须做这个,这是个不可思议的难得体验。」

当他们离开HI - SEAS – 1营地的家后,钻进一辆面包车,打算到罗杰斯牧场去庆祝。或者至少他们尝试这么做。六位前假宇航员坐进堆积着机器人和山脉般的新鲜水果之间的行李箱,大约半小时以上,宾史泰德开始找她的钥匙。每个人都在面包车里翻箱倒柜的找、检查她的口袋、检查自己的口袋。她确定她知道钥匙在哪里,但是都没有找到。最后,她只好徒步走回hab。这是一个教训,就是当我们终于可以殖民火星时,在一长串甚么该做、不该做甚么的项目之中,一定要加上-为登陆器多准备一份备用钥匙!! 翻译/曹一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