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护地球 环球起航
1976年,荷库雷亚(Hokulea)抵达大溪地可说是波里尼西亚历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当时有一万七千人-超过岛上半数的人口都来到海边迎接它。这艘 62英尺长的双体航海独木舟,花了31天从欧胡岛的库阿罗亚(Kualoa)航行到大溪地的帕皮特(Pape‘ete),全程没有使用任何现代仪器辅助,甚至连指南针都没有。荷库雷亚此行不仅让夏威夷人与祖先的根源重新产生连结,同时也证实了在历史上最伟大的航海家当中,波里尼西亚人绝对有能力单凭他们对大海和星象的了解,横越数百万平方英里的海洋,并且找到位于其中的大小岛屿。

在首次启航后的几十年来,荷库雷亚已在环太平洋地区航行超过14万英里。拜它之赐,来自密克罗尼西亚联邦萨塔瓦尔环礁(Satawal atoll)拥有即将失传古老航海知识的领航长茂•皮欧卢(Mau Piailug)得以见识世界的辽阔;夏威夷的年轻小伙子奈诺亚•汤普森(Nainoa Thompson)利用跟茂学来的知识帮自己造了一艘船;还有一位名叫艾迪•爱考(Eddie Aikau)的英雄,在1978年一次探险中,试图营救在卡伊威海峡(Ka‘iwi channel)途中翻覆独木舟的同僚不幸丧生,当时这位勇敢的救生员划着冲浪板前往莫洛凯(Moloka‘i)求援,却从此消失在茫茫大海中。奈诺亚至今还记得艾迪谈到他为什么成为荷库雷亚船员的原因:「我必须把骄傲和尊严带回给我们长辈,并把它交给我们的下一代。」

1992年,当荷库雷亚船龄迈入第16年时,雷希•维奇(Lacy Veatch) 中校告诉奈诺亚:「你必须去环游世界,让荷库雷亚与地球产生连结,也让地球和它连结在一起。」在宇宙飞船飞进轨道时,雷希曾从太空舱窗口俯瞰夏威夷群岛,他当时心想:「这就是地球岛!」同时也发现地球「无限美丽、无限脆弱」。雷希相信荷库雷亚可以成为一所教导孩子们探索地球并且爱护地球的学校。就像雷希想象中肩负重任的大使,荷库雷亚终于在今年夏天启程,进行环绕地球一周的使命。

这段耗时四年、横越四万七千英里的漫长旅程被命名为「爱护地球(Mälama Honua)」,由这艘72英尺长的21世纪帆船独木舟-荷库雷亚领航,巡行世界各地的26个国家、85港口,作为一个与世界分享旅行故事的平台。虽然荷库雷亚按照传统航海方式,船上没有任何可以显示时间或地点的工具;相反的,希奇亚纳利亚(Hikianalia)却是一艘拥有数字媒体中心的高科技独木舟,配备了十六个太阳能板和每小时186千瓦的电池存储量,可供笔记本电脑和相机充电,必要时,还能供应两具电动马达数小时的电力。

两艘船上的工作人员约四成都在40岁以下,这是遵循波里尼西亚航海协会(Polynesian Voyaging Society)一个支持振兴传统的组织,所设下的规定。「今天我们投资在年轻人身上,」奈诺亚说:「因为他们将会决定明天的样貌。」当独木舟在2017年抵达复活节岛之后,所有的“老家伙”都将下船,而年轻的船员必须靠着自己的力量在回去前把船开到大溪地。这项航海计划就是由其中一位27岁的学员乐华•卡马鲁(Lehua Kamalu)拟订的。她把许多因素都纳入考虑,包括海洋条件、暴风雨季、港口设施和粮食补给等等。「基本上,」她说:「我们努力减少混乱和危险。」

什么样的危险?在2015年遶行过南太平洋的大溪地、库克群岛、萨摩亚、基里巴斯、汤加、奥特阿罗和澳洲后,荷库雷亚和希奇亚纳利亚必须向东行驶才能赶在飓风季节的前头;在澳洲昆士兰的顶端,他们将遇到浅礁和托雷斯海峡的急流;在造访印度尼西亚时独木舟就进入了印度洋海域,这里的汹涌巨浪和海盗横行都是举世闻名的;接着,荷库雷亚和希奇亚纳利亚将从马达加斯加通过莫桑比克海峡,而那里的强大涡流极可能招致一场浩劫。莫桑比克暖流会把它们往下带到南非的东海岸,迎接制造恶名昭彰的好望角暴风雨的冰冷南极海水。

2016年,荷库雷亚和希奇亚纳利亚将航向美国东岸,并在途中停靠巴西和美属维京群岛。同年稍晚,它们可能会造访欧洲港口,包括亚述群岛、葡萄牙、直布罗陀、意大利和加那利群岛。2017年,这两艘独木舟将造访巴拿马、哥斯达黎加、加拉巴哥群岛和复活节岛,年轻的船员将从此处开始掌舵。「这些独木舟会塑造他们的生活,」第二代船员奈诺亚说:「而他们将塑造夏威夷。」

「我们不是为最好的天气训练的,而是为最坏的天气做训练。」奈诺亚说。对荷库雷亚和希奇亚纳利亚来说,安全是首要任务,因此训练相当严苛,内容包括:人员落水、紧急应变训练、升降船帆、抛系缆绳、航行和掌舵。船员还必须通过一定的体能、游泳和安全测试。对准备独木舟航行前置作业的劳工,要求同样严格,不但系索、装帆及索具捆扎的过程相当繁复,光绳索就有好几英里长,而且船只的每个部位都必须经过打磨和玻璃镶崁,然后还必须安排好在海上的补给时机。截至目前为止,志工在这方面的贡献已达两万六千五百个小时。
 
每周有几个夜晚,船员们一起聚在檀香山社区大学海洋教育训练中心-荷库雷亚的陆上总部-冷飕飕的教室灯光下,把工作细节的表单全部重新看过,然后在白板上填上更多表单。「这些都是攸关安全的问题。成功须靠95%的准备。」领导这趟世界之旅航程的领航长布鲁斯•布兰肯菲尔德(Bruce Blankenfeld)这么说。布鲁斯拥有超过十万英里航行经验,他是希奇亚纳利亚前往大溪地时的船长。夏威夷有句古老的谚语说:「小海流和大海流一样重要(Ekuhikuhi pono i na au iki a me na au nui o ka’ike)。」这句话贴切表达出他们对于任何一个小细节都极为重视。

「我们会在30天内打电话。」在卫星通信出现之前,这是荷库雷亚的船员启航前往大溪地时对爱人许下的承诺。那时候,只要荷库雷亚一从地平在线消失,就没人可以知道它在大海上发生了什么事。如今变化剧烈,由于无线通信技术的发达,这趟环球之旅得以让世界相随。夏威夷当地电视台Oiwi的工作人员将参与每一段航程,记录并转播沿途所遭遇的每件事。透过谷歌Hangouts实时通讯软件,船员们也会回答来自地球另一端的学生提出的问题。「学习之旅」的焦点在于不同社群关心地球的方式,可透过hokulea.com了解;目标是开发出至少两百个能在世界各地的课堂上被使用的教案。

此外,这段旅程除了教育之外,也和研究有关。船员将调查浮游生物总数、水质、海底岩层、海洋哺乳生物声学和鱼群总数;并将他们的调查结果交给包括夏威夷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等研究机构的科学家。「海洋是启动气候的引擎,」奈诺亚强调研究是这趟旅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是启动保护我们的生物多样性的引擎。下一刻你所呼吸到的四口空气中,有三口来自海洋。它是我们必须保护的东西。」